配资开户平台


何中俊2020年6月诗选:捂一个热词

作者:何中俊 | 来源: | 2020-07-02 | 阅读: 次    

  导读:何中俊,笔名秋野珺雪、金戈,四川阆中人,居中山。中山市网络作家协会创始人,“每天一首原创诗”诗歌运动发起人。

完美主义

吃了半碗南瓜,力气渐长
何二狗的头脑,压上了一块石头
在一堆竹器里,挑出
身架完整的背篓
把腰带给我。他叫道
儿子递给他专用的草绳
头上系一根,腰间扎一根
对着水瓢里的影子
何二狗花一个多小时
扎束好他黄金般的稻草绳
威武的二狗,上了路
冬天,飘着雪花的山路上
他吼的进行曲,像石头滚下了山

2020年6月1日
 
 
有个物种,叫特斯拉

每个人就是一滴水
一滴动荡的水。共同
掀起一场人工雨
刷新浪潮的历史纬度
我们从仓库里,尽情搬出
华丽中掩藏着霉斑的修饰语
锦缎般的前缀和形容词
乌泥焕出了黄金的成色
凭着领带和襟花。特斯拉
收获跟班和国土。宴席的画面上
他是那抹最拉风的色彩
像一尊,过了河的菩萨

2020年6月2日
 
 
搬运工

枕边书,一轮一轮替换
本轮有《诗刊》,《扬子江》
《日瓦戈医生》和《风格练习》
在梦里,它们不是硌我胳膊
就是山一样压过头顶
每天爬起来,我像个西西弗
将它们一页页搬走。直到有一天
我顽冥如石,像城垛边
那块黢黑的砖头
趁夜幕,把打开的自己合上

2020年6月3日
 
 
软体动物

青藤爬上三十米高的街树
鹞鹰在金字山画一个圈
又一个圈。落日
用它的油彩为桂山换了张脸壳

警笛旋风般扬起尘雾
车辆和行人们,排成了迎宾队
豪华车像一队甲壳虫。滑行
咯吱,在树下,我慢慢抬起脚
蜗牛,在我的脚下。碎了

2020年6月4日
 
 
捂一个热词
 
有时候,我象个小母鸡
把怀里的蛋,反复地捂
闲时翻捡一遍,忙时翻捡一遍
有时候,来了个远客
也拿出来,在灯下照照
接受远客的惊呼和赞美
 
有些词捂久了,会生根
会成为小鸡仔,会成为小树苗
人的一生,和树一样
得过刀山,过剑丛,过乱石滩
身体渐渐凉却。词越捂越热
而心却越捂越软
 
2020年6月5日
 
 
连续剧

你永远不知道
下一刻的天空会岀现什么
说话间,它拉下脸来
暴雨从马鞍山扫过湖洲山
你正懊恼,剧情反转
阳光普照,连风都消失无迹
有时,它兴之所至
和风细雨地弄着慢节奏
昨天,剧情明显加快了
风雨雷电,开始像过山车
阻在莲塘路的雨蓬下
我看见雨雾里的莲峰山
像剧里,那个失途的汉子

2020年6月8日
 
 
失语症

和墙上那把镰刀一样
从土地上离开以后
我开始锈迹斑斑
我的腰,开始向弧度发展
倾向于聆听地下的声音
我的背也开始驼了,重心倾斜

光华之叶掉了一片又一片
如庭前的梧桐
最后,我会脱光寒衣
走在麦田里
扛着的肉身,是一个问号
重重铁锈之下,尚能听到
地下河床,时有深水回声

2020年6月9日
 
 
女妖

老黄牛一撒欢,消失在树丛
小黑也和谁粘乎去了
我翻山越岭,唤着老黄和小黑
快到阴凉沟了。风在树上喊
鹰在岩上飞。水声
是水花声,水溅落声,水和水
碰撞声。还有尖叫和嬉戏声
青杠树外,两个葱白样的人
在戏水。女妖,跟传说一样
在深山里出没,此后
遇见女妖们,我总是绕着走

2020年6月10日
 
 
那些,村里的神仙们

一群神骏飞驰而来
天上,手持开山大斧的骑手
急步驱过了昆仑之巅
独坐檐下时,春雨如织
绿畴和窗棂上叩声轻盈
这是风雨二神从远方归来

入夜,月亮之神拿着水晶的梳子
一遍一遍替山林,稻田和麦浪
梳好发辫。山神,土地神
还有水神,河神,屋神
他们走出自己的领地。像张老汉
田七婶,何三娃一样
在村巷往来,互致安好

隔着山岭与河床
传来蓬勃的迸裂,灌浆,拔节
和摇荡声,村里人知道
这是庄稼,林木和季节之神
正在交换彼此的秘语

2020年6月11日
 
 
过歇马坪(2
 
在沙石路上,走
风打着旋儿。先是在后面
后来跑到前面。后来
忽左,忽右,似有它意
风穿过柞树林,柞树
也打起了旋儿。它吹过小麦地
小麦也开始反时针运动
 
良久,我还在旋中
何大爷扛着犁把子,下田去
水田也是个旋儿。七十年来
何大爷就没有走出来过
路的尽头
穿牛仔裙的姑娘,靠着皮箱等车
旋中看过去,她像镜子里
一根固定的轴芯
 
2020年6月12日
 
 
狂草

清晨,台风来临之初
我确定,他是用了喜玛拉雅山
这只巨笔。饱醮了
太平洋的墨汁
东泼了一点,西泼了一片
最后婉转勾连成势
写下了这幅惊天之作

他画了一道符。路人说
他描了一棵草。艺术家看了看
我沒告诉他们
做人,要长一颗“心"

2020年6月14日
 
 
百香果和蜘蛛俠
 
富湾路拐了一个弯
像一个平放的问号
隐入夜色里
 
来看看,来看看
才四十元一件
她从挂着的衣服架中举起儿童服
向每一个路人吆喝
 
百香果,百香果
自产的百香果
另一边,一个男低音也叫着
 
进口的百香果?
不是,我广西亲戚种的
我们的出口单没了
失业了,我来摆个摊
 
“好好,快做作业
我给你买个蜘蛛俠回来”
离开的时候
我听见他对着手机说
 
2020年6月16日
 
 
变性之术

镁光灯一闪,他
又一个形象定格

天使驱着云雾缓缓降落
玻璃后面,是一只青面兽

跳出三界外,他自由穿梭
远处看,玉树临风

拉近了,癞皮狗抓耳挠舌
大厅的中央,流涎者

正在布道。腥风过尽
原野上,寸草不生

2020年6月17日
 
 
一场终将失败的战争(外一首)

我们深爱着,是一张镜子的两面
因为仇恨,我们紧握双手
以至,任何一方
也无法独立完成,简单的动作
我们热爱和对峙,是从
最隐密的地方开始
那时候,我们在湖水的表面
相拥相亲

时间是战争的催化剂。你发展我
我创造了你。但都不张扬
我们总是这样
你夺回一寸,我也夺回一寸
拉锯,或我的小胜
仅是一时,一地,一寸
胜局在开始已经注定
我赢得的,只是失败的光荣

2020年6月18日去广州的路上
 
 
白云歌

每次看见梅花,赶着羊群
从凤凰山下来
我就像那些羊群般的云朵
被梅花带回了家

梅花,不知道凤凰城的二哥
每天送六十份外卖
飘进城里的那朵云
浇湿了地摊上的牌子
“出口转内销”

2020年6月19日
 
 
六月,每朵云都有一段伤心的往事

豆角垂下来,芦苇弯下了腰
为那些雨中的稻子
也为那只翠鸟,在急流中
折断的翅膀。六月
太阳点燃南方的红土岗
斑鸠们在寻找新的居所
而流水,在寻找的路上越来越远

一生都在离开和告别
从一个山头到一个湖泊
从一片草原到一片荒漠
中断,盘桓停留和徘徊
期盼和煎熬。每一块投影
都是一场扩散的溃疡。只有
丝瓜,悄悄地爬上了墙头

2020年6月22日
 
 
抽烟的石岐君

紫茵庭园十一楼
我在铁椅上翘起二郎腿
石岐城,倚河而立
他抽出一根金鹰牌香烟
用阜峰山慢慢点燃

在六月的下午,珠江口
我们两个耕夫
傍着桂山坐下来,道家长
我和石岐君的对话
像上面飘过的云丝
东有一搭,西有一搭

2020年6月22日
 
 
孔先生

孔先生是缸里那条鱼
有时候,他像一个先生
穿着燕尾服,踱来踱去
有时候,他又像个牧师
在水中布道。当我用大眼
瞪它小眼的时候,我们
都是玄学派的冥思者

孔先生努力争当文明人
涎着脸站在门槛前
教人说文明话当礼貌生
赢得垂青的乐趣就是
有人把你的话摆出台面,镶上金边
就像孔先生,有一天跳出缸沿
成为案板上一条鲜亮的咸鱼

2020年6月23日
 
 
日全食

过了几条街,每条街都一样
洗菜的人,卖酒的人,跑堂的人
喝酒的人,打麻将的人,沐足的人
都一个一个跑出来,引颈
望向同一个方向。同样拍照拍配资网

人间就是宇宙,每一个人
都是一颗星星或太阳
我们之中,每一刻都有圆缺残蚀
有的人缺了一角,有的只有半边
还有人看起来圆满,只是
没有光,像晦日的天空一般
而蚀食从未停止
只是我们看不到自身的裂痕

2020年6月27日
 
 
鏡像

走出学校的大门
今天走晚了?我摸着金梅的头
她说:扫地。银梅也应和
然后并排走,手拉手

我阳台上的君子兰
也是双胞胎。形态气质一般
舒一样的叶,展一样的影
婆娑相同的语言。低头的方式也协同
她们牵起手,再也没有松开过

2020年6月29日
 
 
放回瓶塞

一坛老黄酒,用了大半年
还有半瓶。煎鳕鱼,煎牛排
我先摇摇,拔开木塞
闻闻,然后缓缓地一点点倒出来
不多不少不浪费。然后
把木塞放回去。扭扭,拍拍
把红绸系上。心稳妥了
安宁了,像完成了一桩很久的心愿
我不相信金属,不相信塑料
就像我这一生,总也改不了
对那些漂亮的语言,花哨的技巧
和一切高声和响亮、眩目的事物
心怀犹疑。我就是木质的瓶塞
每一次打开,都做回自身

2020年6月30日
 
 
简介
何中俊,笔名秋野珺雪,1967年7月11日出生于四川阆中,长居广东中山。中国诗歌学会、中国纪实文学协会、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山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中诗网第四届签约作家。中国“每天一首原创诗”诗歌运动发起人,中国诗歌网“现代诗歌”首席版主。作品见《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作品》等报刊,入选多种选本。已出版诗集《在水之湄》《一只蚂蚁的悲伤》《乡俗物语》等十余部、散文集《路上开放的丁香》、报告文学《王道》。获第二、三届香山文学奖、广东省“有为杯”纪实文学作品优秀奖。
责任编辑: 村夫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Copyright © 2004-2020  haier555.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配资开户 站长

中晟配资开户

苗族股票配资

营口股票配资

郑州炒股配资

配操盘

方舟配资

新余股票配资

大盘-A股

山西黄山网上炒股

在线股票配资公司